内蒙古法学会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内蒙古法学会新闻网 > 盟市频道 >

“爷爷有钱,就是不给你!”7万垫付款 3年追讨路,龙神逍遥游

 “我真想一死了之。”

  在47岁高月英的世界里,她的家庭已“走投无路”。但一看到还在读初一的女儿,她只能咬着牙扛下去。

  她与梁全所已扛了3年。3年中,他们无法继续生意,欠房东两年房租,原本的朋友无数次上门讨债。

  2018年11月末,近零下10℃的夜晚,她与梁全所在一处工地附近楼房的楼道里睡了六七天后,终于“堵”到了新城区依山北岸小区的相关施工项目负责人郭振杰。

  “爷爷有钱,就是不给你!”高月英向内蒙古晨报全媒体记者描述对方的回应,当时的郭振杰正被“堵”在麻将桌旁,双方发生激烈的言语争执。

  A.

  垫付40余车砖钱

  在北二环代州营公交站下车继续往北,步行约1公里,可以看到京藏高速,穿过高速,沿着土路继续前行1里地,就是高月英所居住的代州营村。12月8日,记者来到这里。

  在这里,他们租赁了一间屋子,约20平方米。门口停着一辆拉砖的货车,算是他们家最贵重的物品,高月英说,他们正准备卖掉,以偿还债务、补贴家用。

  “3年多了,自那件事后,就再没有拉过砖。”

  梁全所开始描述“那件事”的经过。2015年9月至11月,梁全所往新城区依山北岸小区工地送了40余车砖,并一步步接受了工地工作人员祁磊的要求——自行垫付砖钱。

  “送了五六车砖后,他说送到‘一半’再给钱,送了20多车,他说工地‘有点事’,实在没钱,让先凑钱继续送砖,一共送了40余车,承诺过年前给钱。”

  再三不结算砖钱,为何还要继续垫钱送砖?面对记者的疑问,梁全所一直说着,“没想到,没想到他们会不给。”

  “万一他们说我们没送完,不给钱呢?”一旁的高月英涨红了脸,“这就是个坑,我们进去了就只能往前走。”为筹措砖钱,她几乎借遍了周围的亲戚,梁全所还联合两个要好的同行一起送砖,事后需结算对方共5万余元。

  记者翻看桌上放着的约20张“入库单”,标明的最早时间是2015年9月5日,最晚是2015年11月13日,一个“证明”单子则写着,“兹有梁全所给写字楼拉运小红砖0.32元/块的81200块,0.4元/块的139700块,共计81864元(注:已付10000元,欠71864元)”,证明人为李晓东和祁磊。

  B.

  沉重的欠款压力

  他们没想到,这笔欠款一要就要了3年多。

  2015年春节前后,梁全所开始打电话向祁磊索要砖钱。“下个月的XX号给”,梁全所回忆对方的回复,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收到过钱。在2016年底,他被告知,对方每次也是电话向领导郭振杰反馈,2016年底至2018年,梁全所开始联系郭振杰,但并没有要到欠款。

  等待要回这笔砖钱的,除了梁全所,还有他当时联合一起送砖的郝建明和老李。

  2017年,当砖钱被拖欠了约2年时,对方开始频频出现在梁全所家中,“不管你咋要,你欠我们的都要还!”梁全所描述被要账时的场面,朋友有时会摔烂梁全所家中的东西,甚至有两次,他们不得不报警。

  在梁全所家中,记者见到了郝建明的老婆梅香兰,由于她丈夫在照看患病的亲戚,并不在呼市,她代丈夫前来介绍情况。“4万多块钱,我们能不要吗?”约50岁的梅香兰与高月英之前一直是好朋友。

  午饭时,记者见到了高月英读初一的15岁女儿,如她母亲描述的一样,“特别听话和懂事”,一杯杯给身边的人倒茶,面对客人,她母亲不断说着女儿常说的话,“你们吃菜,我不喜欢吃菜,米饭里有一点菜我就吃不下去。”

  梁全所和高月英告诉记者,约2018年11月19日,他们听到“风声”,随着项目的开工,“一直找不到人”的郭振杰出现在依山北岸的工地上,他们开始睡在工地附近的楼道里“堵”人,当时呼市夜晚气温近-10℃。

  11月26日前后,在楼道里睡了六七天的梁全所和高月英,“堵”到了“3年没有见过面”的郭振杰,当时郭振杰正与身边的人打麻将。

  “爷爷有钱,就是不给你!”梁全所和高月英描述当时郭振杰的回复,当时双方产生激烈的言语冲突。

  梁全所表示,由于当时郭振杰公司的李永军实在看不过去,最终他给了31800元。

  由一份梁全所提供的2份不同的“结量单”上,记者看到其中一份上面写道,“梁全所送砖总计欠71800元,因在工地发生打架事件,梁全所愿赔10000元,经协商,剩余61800元分两次付,第一次12月2日前付31800元,到2018年12月31日前剩余3万元由公司一次付清。”落款时间为2018年11月26日。另外一份上的内容稍有不同,写到剩余的3万元2019年2月4日前付清。

  C.

  施工方的回应

猜您喜欢:

媒体焦点 MEDIA FOCUS

图片频道 PHOTO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