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法学会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内蒙古法学会新闻网 > 要闻要论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博弈,一代接着一代干,唯爱迷糊天使

银肯塔拉沙漠综合治理项目区“绿肥黄瘦”。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韩卿立 刘金鹏 摄

  题记:“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和重要资源,是人类生存发展的重要生态保障。不可想象,没有森林,地球和人类会是什么样子。”“造林绿化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要一年接着一年干,一代接着一代干,撸起袖子加油干。”

  坐在我们对面的张喜旺很朴实。中等身材,漠风和烈日染紫的脸膛,上身穿件绿色T恤儿。每说一句话,就呵呵笑两声。

  他是杭锦旗独贵塔拉镇人。16年前,张喜旺和他的民工联队开始在库布其沙漠种树,至今已有2万多亩。2014年6月10日,中央电视台播出公益广告——沙漠绿洲中国梦,张喜旺在片中倾情讲述了自己对绿色的渴望以及大漠植绿人的艰辛和执着。

  “我要一直种下去!”对于47岁的张喜旺来说,绿色,依旧是他的最爱;种树,依旧是他的信仰。

  还有多少个张喜旺?

  从各级党委、政府,林业工作者,沙区农牧民,企业员工到社会各界志愿者……那么多人、那么多年、那么艰难,为了实现心中的家国梦,默默奉献、永不言弃。

  行之苟有恒,久久自芬芳。因为有了他们甘于平凡的坚守,库布其沙漠才会红插山花、绿眠芳草;因为有了他们追逐梦想的赤诚,祖国北疆万里绿色长城才会根基永固、壮丽恢弘;因为有了他们百折不挠的无畏,美丽中国才会生机盎然、四季常青!

  绿色之梦——

  在最荒凉的地方,升腾着最执着的信念

  上世纪50年代,毛泽东主席发出“绿化祖国”的伟大号召。

  自治区党委、政府积极响应,提出禁止开荒、保护牧场等生态环境建设方略。伊克昭盟(今鄂尔多斯市)盟委、行署出台《关于固沙、种草、绿化明沙的意见》和《库布其治理方案》,建立健全治沙造林机构,在盟、旗设立林业局,基层建立国营林场、苗圃、治沙站以及集体经营的社、队林场,动员干部群众参与治沙造林。

  一个清瘦的年轻人,怀揣绿色的梦想和火一样的激情,风尘仆仆来到库布其。他叫金琦,西北农林专科学校林学专业毕业,

  是达拉特旗农林局的一名林业技术员。

  然而,眼前的景象给金琦“兜头泼了一瓢冷水”:望也望不到尽头的滚滚明沙,不见来路,亦不见去路。除了偶尔可见的一点点沙蒿,看不到其他任何生命的迹象。

  植树生涯开始,金琦进一步领教了沙漠的厉害:运输工具是马车,每天早早进了沙漠,天黑前必须出来,不然会迷路;忙时,就搭个简易帐篷住下来。夜晚,风吼沙鸣,好不凄凉;简简单单的吃饭,也好似在过“鬼门关”。一壶开水、几张烙饼,不知什么时候进了沙子,只好将就吃下去,否则就得挨饿。

  这还不是最难忍受的。千辛万苦栽下的树苗,一阵风刮过,又都连根出来了。“要是能在沙漠里条件较好的地方育苗,造林成本会降低很多,成活也有保证。”金琦想。

  在一次对库布其沙漠的系统调查中,他发现壕庆河畔有股终年不断的长流水,大喜过望的金琦立即着手建起一处苗圃。这时,爱人从包头来信说孩子病重。正是剪枝修杈的大忙季节,金琦放心不下那刚刚长出的一棵棵幼苗。几天后,当他急急忙忙赶回包头,4岁的孩子已经夭折。

  一行幼林出现在茫茫沙海。有些孤单,却顽强、倔强地挺立在那里。

  “活了!终于活了!”金琦擦去喜极而泣的泪水,赶紧把种活树的诀窍告诉园子塔拉林场负责人徐治民:“库布其沙漠保水性强。秋季把树苗埋深一点,冬季苗木蓄足了水分,春天就容易长出叶子……”

  园子塔拉,寸草不生,就要被沙埋了,许多人绝望地离开,金琦干脆住进园子塔拉林场蹲点。1956年,徐治民带着社员栽下达拉特旗第一片防风固沙林带。之后,率领青年治沙队重建园子塔拉。

  到1964年,园子塔拉已经植下各种树木4500多亩、封沙育苗种草1470亩,荒芜的家园变成郁郁葱葱、水清苗壮的新天地,被风沙逼走的村民又搬了回来。

  园子塔拉由“沙逼人退”到“人逼沙退”的逆袭故事,完美地诠释了梦想与信念的深刻内涵。周恩来总理署名,为徐治民颁发国务院嘉奖奖状。

  这是库布其沙漠的第一片绿!

猜您喜欢:

媒体焦点 MEDIA FOCUS

图片频道 PHOTO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