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法学会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内蒙古法学会新闻网 > 要闻要论 >

草原文化在世界文明史上的地位和作用,七个小矮人猎艳记

  编者按

  8月9日,第十五届中国·内蒙古草原文化主题论坛在呼和浩特开幕。本届论坛主题确定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与草原文化的创新发展”,以期以草原文化所蕴含的独特精神,为不同文明实现理性沟通、互鉴互融,提供重要的价值支撑,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内蒙古力量。本版今日推出特刊,摘登编者按本次论坛与会专家的精彩篇章,与读者共赏。

  草原文化在世界文明史上的地位和作用

——一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草原文化创新发展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课题组

  草原文化作为中华文化的动力和源泉之一,在世界文明发展史上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草原文化的创造主体——游牧民族,是世界文明中贯穿中西通道、影响世界格局、沟通中西交流最活跃的流动因子。草原文化的生机与活力丰富了中华文化的内涵,使中华文化在世界文明发展史上更加悠久绵长、更加异彩纷呈。

  草原丝绸之路在东西方交流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游牧民族在长期流动、迁徙的过程中,不仅扩大了民族发展的空间,还踏出了固定的、纵横交错的用于往来迁徙的各种通道,其中一些通道逐渐延伸演变成重要的中西交通大通道。这些通道,不仅增强了游牧民族内部之间的沟通和凝聚,也促进了游牧民族与其他国家、地区的交往。

  先秦时期,东西方就有基本固定的通道将东亚、中亚、西亚和欧洲联系起来。通过出土于史前时期和夏商周时期的玉器、青铜器,学者们确认了一条在先秦时期就已经存在的“玉石之路”,也称“青铜之路”。这条路由西向东传播着玉料、玉器、青铜器,连接着西亚、中亚以及中国北方草原地区、中原地区。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前1100年间,活跃在欧亚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凭借其军事优势不断征服和纳入其他文明。公元前8世纪,游牧文化开始对中亚、南亚及东亚的文明产生深远影响。这一影响在中国的东胡、匈奴等北方民族的青铜器、金银器艺术中表现得最为突出。“玉石之路”与游牧文化的东渐路线都经过了漫长的形成过程,逐渐与后来的草原丝绸之路相重合。

  草原丝绸之路在张骞开通丝绸之路以前的东西方交流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中原的文化元素,通过草原丝绸之路逐步西渐中亚、欧洲等地,为西方打开了了解东方的窗口。除了草原丝绸之路,突厥、回纥、契丹、党项、女真、蒙古等民族在充分利用草原丝绸之路的同时,还陆续开通了四通八达的回纥道、参天可汗道、吐谷浑路、驿道、商道等通道,为不同文化的交流补充了更加便利的渠道。分布在沿线的各民族利用地缘优势直接或间接地成为东西方交流的枢纽、商业贸易的中介。

  游牧民族的迁徙流动使东西方之间的交流更加活跃广泛

  草原文化的活跃性还表现在因游牧民族的西迁而改变了世界民族及国家的分布格局,深深地影响着世界历史的进程。其中,匈奴西迁及一系列的征服活动虽有很大的侵略性和破坏性,但客观上推动了欧洲民族大迁徙与民族大融合,也加速了西罗马帝国的灭亡。突厥诸族的西向发展、契丹贵族耶律大石西迁以及对中亚等地区的相继统治,进一步将本民族文化和中原文化传播到中亚及以西地区,成为东西交流的重要平台和媒介。蒙古西征后,在被征服的中亚和东欧地区建立四大汗国,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引起了更大范围的民族迁徙及民族分布格局的变化,打破了诸多民族的封闭、隔绝状态,迫使一部分民族不得不进行大规模、长距离的迁徙,并为此后的多民族融合奠定了基础。人类学家威泽弗德认为,成吉思汗创造的帝国为现代世界格局打下了基础。

  游牧民族的迁徙、流动使东西方之间的交流更加活跃、更加广泛。如物质文化方面的交流:斯基泰人控制了早期草原通道并从事黄金贸易;西亚和中亚地区的红玛瑙珠自西向东传播,通过草原通道来到夏家店下层文化;分布于南西伯利亚、鄂毕河上游和哈萨克斯坦等地的卡拉苏克文化,同时也见于今内蒙古地区中部和华北等地区;回纥的纺织品和纺织技术通过粟特商人传入西亚和欧洲;契丹人远行中亚进行贸易,西域诸国赴辽的商人也带来了许多西方物品;蒙古帝国时期将中原、中亚、西亚各行业熟练的工匠聚拢到一起从事手工业生产,出现了融合东西方文化特色的各种手工艺品;17世纪以后,清朝在蒙古地区及中俄边境设置了多处驿站,为旅蒙商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猜您喜欢:

媒体焦点 MEDIA FOCUS

图片频道 PHOTO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