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法学会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内蒙古法学会新闻网 > 课题研究 >

牧民额尔定巴特尔:给大山做“家谱”,道长宝典系列之道家性经

  从航拍图看阿尔巴斯山,山连山、岭接岭,一个又一个山头形态相似、参差不齐,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数不清的山头好多都有历史形成的名称。更让人意外的是,牧民额尔定巴特尔在图上能快速准确地说出大多数山的名字、海拔,在指甲盖大小的山与山之间,他能指出哪里有水井、哪里有古树、哪里有敖包。额尔定巴特尔之所以对阿尔巴斯山这般熟悉,源于他近些年来做的一项不寻常的工作——给大山定位,目前他已经完成了1500多个地理定位。周边的乡亲都称他为给大山做“家谱”的人。

  额尔定巴特尔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家住鄂旗阿尔巴斯苏木巴音温都尔嘎查,从小与山为伴,大山让他变得深沉、浑厚,赋予他宽广的胸怀,而他对大山的热爱更是来自骨子里的。他爱大山,就想更了解大山,多年来,他从老人们口中听说了很多大山的名字和故事。最初,他以照片的形式记录这些山峰。渐渐地他发现,照片只能暂时记录,要想让山峰永久留名被更多人知晓,还得想更好的办法。2015年底,额尔定巴特尔接触到了GPS定位系统,在放羊之余,他学习了定位技术,帮助周边的牧户打点确定草场范围。一天,他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用GPS定位来保留大山的记忆,这样大家从手机上就可以找到想要去的山峰。想法有了,额尔定巴特尔和妻子商量后,妻子表示很支持。得到了家人的支持,说干就干,没想到这一干就“一发不可收拾”……

  额尔定巴特尔首先对自己熟知的山头定位。每一座山,额尔定巴特尔一定要爬到山顶才进行定位,这样精确度会更高,但是对他的体力也是一种考验。于是,在阿尔巴斯大山里,人们经常会看到一个背着背包奋力上行的中年男子,不用多想,大家都知道是额尔定巴特尔又去给大山定位去了。有人觉得,爬上山顶才定位是额尔定巴特尔“最初的热情”,让人意外的是,他一直坚持了下来。“我还会一直坚持下去的”,额尔定巴特尔说这句话时声音不大,但是眼神非常坚定。

  周边熟悉的山头定位完了,额尔定巴特尔开始向更远的山头“进发”。山路太远,他决定开车去“探访”。平日里,只要听到哪个老人说起哪座山头的名字,额尔定巴特尔一定会驾车去找到,如果不确定,他会拍了照、录了像拿回来让老人们看看是不是,然后再驾车去。为了给更多的山头定位命名,额尔定巴特尔还组织了一个“老人团队”,这些老人专门为他提供山脉的历史名称和故事。“老人团队”本来有60多人,近几年有几个岁数大的去世了,“他们走了,也带走了大山的故事。”额尔定巴特尔很惋惜,同时也意识到“打点”任务其实很紧迫,他不能让那些山头成了“无名山”,于是,他几乎每天都出去,尤其是冬天和禁休牧期间,他一出门就是五六天,家人担心他,山里又没有信号打不通电话,妻子只能日日从他回来的方向瞭望。不到3年的时间,额尔定巴特尔的汽车就跑了10万多公里,山里的路不好走,大部分的路程,是额尔定巴特尔用双脚走过来的,这双脚,已经走遍了原阿尔巴斯苏木的八个嘎查,那里所有的山头他都登上过。“我爬过最高的山头是乌仁都西山,海拔是2149米,2000多米的不算多,大多数是1700多米的。”对他走过的路、吃过的苦,额尔定巴特尔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还有多少山头没有打点定位。在未来的日子里,额尔定巴特尔要一直为大山打点命名,直到他走不动为止。

  为了更完整形象地将阿尔巴斯山的特点展现出来,额尔定巴特尔将自己20多年来从山里得来的“宝贝”展示出来,建成了大山深处的阿尔巴斯生态展示馆。自2011年开馆以来,已接待参观者7000多人/次。目前,馆内有千年古树标本1件,动植物化石标本150件,植物标本200多种、摄影作品1000多件、民族用品100多件。说起这些展品,额尔定巴特尔如数家珍:“馆里的这些东西虽然不值钱,但都是费了好大劲才弄回来的。我就是喜欢这些,宁存石头也不存钱。”

  记者手记

  阿尔巴斯山,没有鲜明的绿色,棱角分明,给人高冷、硬朗的感觉。这样的山,是怎么养活那些珍贵的阿尔巴斯白山羊的?走进大山,爬上山头,会发现在脚下有密密的小草小花,它们从看不到一点湿度的石缝里钻出来,凸显着大山的生命力和大山硬朗外表下的柔情与无私。爬山的时候,我们脑海里想的是酷暑天里,上衣被汗水浸透、手里各提一桶20多斤水的“岩羊爸爸”阿日并老人,抬头看一眼背着设备已经爬上山顶的额尔定巴特尔,突然明白,阿尔巴斯山里的这些平凡的人,正如大山本身,其貌不扬,无声无息,但有无穷的力量。“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人如山、山如人,这也许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最高境界。(记者 常娜 马利军 贺龙)

猜您喜欢:

媒体焦点 MEDIA FOCUS

图片频道 PHOTO CHANNEL